学员分享
学员分享详情
学员B分享(道子)
我是个愤怒的小鸟,很容易被激怒,觉得被冒犯、被欺负、而且总认为别人是故意要整我的,愤怒像屎一样随时喷向我周边的人,原来很大一部分是缘于跟爸爸求爱不得被压抑的情绪……



我是不被爱的



我深深相信着这条信念,从小它就左右着我的情绪,操纵着我的行为和关系模式。

高阶课第一天,每个练习我都竭尽全力去做。爬行求爱时,我极致体验了从小到大对父爱的匮乏感、希望爸爸陪伴我却求而不得的痛苦、和当我卑微地爬在爸爸身后不断索取像讨债般的感受。

 

不管我怎样哭喊他都不回头,中间我爆发了巨大的愤怒就像在生活中一样,而我一边捶打嚎叫释放愤怒一边继续可怜巴巴索取着。

 

生活中同样的愤怒和索取也投射到了我老公身上,关系中我总是觉得自己不被爱、很孤独、很可怜,另一方面又各种对爱的索取,就这样恶性循环。

 

我是个愤怒的小鸟,很容易被激怒,觉得被冒犯、被欺负、而且总认为别人是故意要整我的,愤怒像屎一样随时喷向我周边的人,原来很大一部分是缘于跟爸爸求爱不得被压抑的情绪。


物极必反,阴极阳生,我非常认可道子设计这些练习背后的逻辑,只有极致体验了限制性信念带来的感受后,才谈得上放下,如果没体验够,命运将会继续体验。

 

和小组做父母练习时,我把所有对他们的不满都喷出来,同时父母代表也将我父母的状态、情绪和想说的话全然呈现,我感受到父母的能量借由代表们完全释放出来,我听进去了他们的不容易……

 

最后我真的从能量层面(而不是头脑)彻底接受他们不会爱、也没有爱,他们不是不给我,只是他们也无能为力,就像债主最终相信了,欠债的倾其所有也还不起,甚至也许从一开始就没欠过债呢?究竟从何讨起?那我为什么还要苦苦索取呢?

 

我突然不想再索取了!那一刻好像也根本不缺了!最终我达成了和父母和解,深深地原谅了他们。

在我扮演别人的父母时,我连接到狂喜的感受,浑身充满了力量,能量强到不要不要的,接下来各种挥舞肢体,感觉肉身太束缚了!就好像身体想挣脱突破要巨变一样,有些什么要突破出来的感觉。

 

同时我听着场内大家各种哭喊索取爱,突然一个清醒的意识进入我,这个世界太可怕了,所有人从出生到死都在向外索求爱!而结果必然是求而不得,因为大家都缺爱啊,这可是生生世世的轮回啊,活成这样不跟在地狱一样吗?

 

大家都像讨债鬼一样。我不要!太悚惧了!限制性信念织成的网真像魔王一样牢牢控制着我,我像奴隶一样为它服务,跟了我几生几世了,妈的!必须干死它,不然永无法自由——是的,我终极追求就是自由。

 

于是那时的意识和能量推动我提前进入了撕衣服环节,彻底解脱。


第二天在体验天堂各种爱的表达和承诺时,我坐在位子上看着大家表达爱的画面,又一次连接到狂喜,一个意识进入我,让我泪流满面说不出来的感受,比最大的感动更甚:这就是天堂啊,人间天堂……

 

大家都忆起自己是谁,回到本源体验爱的本身,如果地球上每个人都如此,地球不就是天堂吗?地球上一切的纷争、战火和人类的痛苦都有了解决的出路!

 

这些曾是造成我痛苦、想要离开并解脱轮回的原因,但在那一瞬,我意识到在地球上纵使有各种不堪也能好好修行,要活在地狱还是天堂,是自己决定的。这个意识让我感受到了希望的力量,一切都存在无限可能。


高阶课侧重意识的提升,我真切感受到了。新的意识产生时,它对我们的影响完全不同于头脑层面的知道,就像身体每个细胞都理解和认可了新的意识,而说教是起不到这种作用的。

课程结束后,有几件事情发生让我觉察了,我发现在面对和以前类似的状况时,愤怒情绪少了超级多,我不觉得别人是故意冒犯我了,能清醒地看到对方的感受,并用爱去接纳它。

 

虽然,我还是能看到自己有时会去证明我是对的,但是能不带情绪地表达了。毕竟信念有很多条,逐步来翻转吧!

以前会觉得,只要别人给我的不是我要的(爱),它就等同于屎,我完全无视他们的付出,现看到这点觉得自己多掌控啊!多残忍啊!我以前要的到底是什么呢?哪是爱呀?那不是痛苦吗?不是自找苦吃吗?

 

以前我给别人的,也是我想给的,并不一定是别人想要的,同样的掌控和残忍。我以前真的不懂爱,不会爱,也不能感受被爱。接纳和允许,让身边的人以自己想要的方式去生活,才是真正的爱。

 

所以,我也进一步放下了我的拯救者情结,如果身边的人不想改变,即使我觉得TA再苦,也不必要求TA改变,去强行施予帮助TA有体验的权利,还没体验够的话是无法改变的。